您当前位置:表白新闻网 >教育> bbin的app支付·穿过《魔兽》的集体狂欢——导演邓肯·琼斯的灿烂新彼岸

bbin的app支付·穿过《魔兽》的集体狂欢——导演邓肯·琼斯的灿烂新彼岸

来源:表白新闻网 2020-01-11 09:05:40

bbin的app支付·穿过《魔兽》的集体狂欢——导演邓肯·琼斯的灿烂新彼岸

bbin的app支付,编译:张千里

邓肯·琼斯

自从2004年暴雪娱乐公司正式发布《魔兽世界》至今,这款在全球范围内备受宠爱的游戏终于迎来了它的银幕首秀。对《魔兽》电影的缔造者导演邓肯·琼斯来说,这部呕心沥血的巨制意义非凡,早已穿过光影的交织,一路陪伴他登上人生新的彼岸。

“我不想在别人的遗产上去搞再创作,我希望能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

说起来,刚于5月30日过完45岁生日的邓肯·琼斯其实只能算个新晋导演——在《魔兽》之前,由他仅执导过两部剧情长片:2009年的《月球》颇具斯坦利·库布里克的风格,讲述一个宇航员在月球基地孤独工作的故事,充满独立电影的先锋气息与人文关怀;而之后由杰克·吉伦哈尔领衔的《源代码》以时空穿梭为题材贡献了一部烧脑神作。

《月球》剧照

邓肯·琼斯曾努力推动自己的第三部科幻片,然而拍摄计划迟迟难定,制作公司给他项目是其他导演的作品续集,“我不想在别人的遗产上去搞再创作,我希望能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

终于,机会来临,在另一位导演山姆·雷米于2013年宣布退出《魔兽》后,传奇影业向邓肯递出了橄榄枝。

导演山姆·雷米退出《魔兽》时,剧本还是以扮演正义之士的人族对抗兽人们的邪恶入侵为核心,“但我们的调查研究显示,观众不会为这样的剧情买账。”——克里斯·梅森是暴雪娱乐的高层,致力于《魔兽世界》游戏情节开发已逾20年,他希望电影体系的剧情可以改编得更趋平衡,而不是肤浅的甚至是潦草的正邪对立,“我们期待在不同阵营的角色身上挖掘出共通的人性。”

《源代码》海报

邓肯对这个剧本很失望,“原先的剧情设定太过陈腐,人就是好的,怪兽们便代表邪恶,但在我看来,其实是他们各自的英雄真正成就了《魔兽》。”作为资深玩家,邓肯决定与剧作家查尔斯·莱维特一起重写剧本,让人与兽简单的敌对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多元,为《魔兽》添一些《指环王》、《猩球崛起》等同为奇幻题材的作品中未曾出现的新鲜元素——这是暴雪公司最期待的b计划。而熟悉《魔兽世界》的游戏迷也很清楚,所有角色都因不同立场而为族人奋战,但他们的情感却并不单一,不能武断地用善恶对其评判。譬如,霜狼氏族的酋长杜隆坦虽是兽人,却一样有着为父的深沉与慈爱,也一样竭心尽力保护本族行将消亡的传统与文化;而由女演员宝拉·巴顿饰演的迦罗娜·哈弗欧森,片中另一个浓墨重彩塑造的角色,也因“间谍”的身份而摆荡于忠诚的灰色地带——正如《魔兽》的宣传语所写,“两个世界,一个家园”,这恐怕才是邓肯想要传递给观众的信息。

“任何东西都能拿来拍成电影,别说像《魔兽世界》这样的游戏,漫画或是一本支票簿都行,关键是,你得想清楚故事,并如何把这个故事讲得精彩生动。”

“终于有机会让我借《魔兽》为电脑游戏改编电影正名”

20出头的邓肯从电影学院毕业后,在伦敦一家游戏公司供职,担任如今大名鼎鼎的人工智能专家戴密斯·哈萨比斯的助理设计师,故曾亲身参与过线上游戏的设计,也是在那段日子里,邓肯成为了一名“魔兽”玩家,从此踏上艾泽拉斯的奇幻土地,与《魔兽世界》结下不解之缘。 “作为一名游戏粉丝,见到近年游戏改编电影几乎全部折戟沉沙实在令人失望,不过现在终于有机会,让我借着《魔兽》为电脑游戏改编电影正名,打破这种冷遇的局面。”邓肯坚信,就像如今漫画电影改编几乎部部大火一样,电脑游戏改编的影片也将迎来全面复苏,这些作品迟早会获得商业和口碑的双丰收,“这一点毋庸置疑。”

“如果在画面和视觉营造上稍有差池,《魔兽》呈现给观众的可能就只剩失望。”邓肯深知特效制作的重要性,“对于我们这些创作者而言,需要时刻牢记在心的就是,《魔兽世界》的玩家可比其他游戏粉丝多太多,他们花了那么多时间在游戏任务上,自然对其中各类场景了然于胸——那简直是他们的家乡!这不允许我们犯一丁点儿错。”

如何让这些青面獠牙、通体碧绿的凶悍兽人在银幕上看起来真实可信?其实利用cg特效制作动画人物,或让角色戴上橡胶面具和假肢进行拍摄可以省去许多麻烦,但邓肯放弃了简易的捷径,而选择步骤最为繁琐、技术要求最为严格的真人动作捕捉。

托比·凯贝尔在《魔兽》中饰演杜隆坦

与之相随的,即是导演职能的扩展:邓肯需要扮演的,已经不仅是单纯的表演指导者角色,除了和真人卡司现场互动外,他还要把目光从监视器后移至电脑屏幕前,检测数码生成的虚拟人物是否与演员们的动作保持一致。而当前期拍摄结束后,邓肯又要马不停蹄从片场进到幕后工作室,和数字绘制者们及视觉特技师一起把实景真人素材与虚拟动画结合起来,完成锦上添花。

仅制作兽人们尖锐的獠牙,就耗费了工业光魔好几个月时间,而直到正式开拍前两周,邓肯才首次看到第一个完整的数码兽人模型成品。“曾有一段时间,我们演员总是站成一排,不明所以地向邓肯询问‘这是在哪?’,或是‘我们现在要往哪儿走,去什么地方?’诸如此类的问题。”饰演联盟统帅安度因·洛萨的崔维斯·费米尔(他是热播美剧《维京传奇》和电影《麦吉的计划》的主演)回忆到,“我们虽然不清楚,但邓肯却能明确给出每个问题的答案,他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一切都成竹在胸,他早已在脑海中构建出整部电影的全貌。”而扮演兽人头领杜隆坦的托比·凯贝尔也惊讶于邓肯的才华,“或许在邓肯随和的笑容下,有着一颗欲与詹姆斯·卡梅隆和彼得·杰克逊这样的特技大神试比高的心。”

“我的这部片子由癌症开始,又以癌症结束”

邓肯·琼斯头顶的光环中不只有电影,他还是摇滚巨星大卫·鲍伊的儿子——这是他无法绕过的名字。

从舞台回到家中的大卫·鲍伊也和其他父亲无甚区别——他总是哄着、劝着、命令着邓肯放下手中打电动的游戏手柄,“你怎么总是待在家里对着虚拟的游戏打打杀杀?干嘛不和小伙伴一起出门玩?”为了照顾邓肯,大卫·鲍伊满世界巡演时也会把邓肯带在身边。父亲的身影被台前的欢呼和耀眼的灯光淹没,毫无归属感的邓肯只能寄情电脑游戏以排遣孤独和疏离,“打游戏的时候就可以不去想那些叫人难过的伤心事,可以暂时逃离现实,它们反倒给了我不少家的亲切感。”

在进入《魔兽》的电影宣传期后,邓肯对谈起父亲大卫·鲍伊显得更为谨慎,“当然,吆喝这部斥巨资打造的电影确实得找些话题和噱头,但我还是希望大家把焦点放在电影本身,我更愿意用自己私人的时间去缅怀父亲。”

邓肯说其实父亲也是一位科幻迷,他非常支持自己拍摄《魔兽》——1999年时,大卫·鲍伊也曾参与创作一款名为《恶灵都市》的角色扮演游戏,甚至还将自己的形象电子化在游戏中客串演出,他把游戏推荐给邓肯,并希望邓肯给出反馈,“游戏很有趣,但你明白的,当你在做任务时,突然看到自己的父亲出现在那,总会有些不知所措的尴尬。”但作为科幻题材发烧友,大卫·鲍伊却一直鼓励邓肯接手《魔兽》(大卫也于1986年拍摄过一部名为《魔幻迷宫》的科幻电影),他很欣赏邓肯两部带有浓郁“父爱”意味的作品《月球》和《源代码》;而邓肯也把一些《魔兽》的早期初剪播给父亲看,“他非常开心,并以我为骄傲,他始终给予我最大的支持。”说这句话时,邓肯没有使用过去式。

邓肯·琼斯和父亲在《月球》首映

让邓肯觉得欣慰的是,父亲教会了他“珍惜”:“他搜集各类唱片、书籍和电影,把那些不为人知的优秀作品、小众艺术等介绍给大家,这让他充满成就感——但这种珍藏不可能是一瞬间的事;可在如今社交网络异常发达的年代,我们查找资料只需轻轻谷歌一下,几秒钟就能获得数以千计的答案,这来得太轻易了,似乎让我们失去了‘拥有’和‘迷恋’的热情。”

可惜的是,大卫·鲍伊今年初因癌症不治身亡。

而《魔兽》拍摄期间,邓肯也遭受生活剧变——2013年正式确定为《魔兽》导演时,邓肯刚刚和妻子罗蒂尼新婚不久,但妻子随后便被确诊为乳腺癌,做了双乳切除手术。正当《魔兽》一切进入尾声时,父亲又因患癌离世——“我的这部片子由癌症开始,又以癌症结束,这真是一段叫人既珍惜又不得不厌恶的时光。”

不过好在妻子的化疗已经告一段落,她不仅恢复了健康,还怀了孩子,就在《魔兽》全球公映之际,邓肯也将迎来自己的新身份——父亲(他也在《魔兽》中安排了一条兽人夫妇升级做父母的感人副线)。

历经生死,邓肯的感悟也超脱于生死,“失去身边的亲人是无可避免的悲惨和苦难,但庆幸同时又有新生命走进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这种感觉……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魔兽》只是一部电影,但对于我而言,这是一份最好的礼物,是对我人生中最坏经历的升华。”


当红流量小鲜肉代言微商产品,粉丝竟以死相逼?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