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表白新闻网 >时事> 丽星邮轮网上登入·从刘姥姥眼中看贾府,人情世故究竟有多可怕?

丽星邮轮网上登入·从刘姥姥眼中看贾府,人情世故究竟有多可怕?

来源:表白新闻网 2020-01-05 12:49:23

丽星邮轮网上登入·从刘姥姥眼中看贾府,人情世故究竟有多可怕?

丽星邮轮网上登入,在《红楼梦》中,曹雪芹刻画了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在浩瀚的世界名著众多人物中,也是熠熠生辉,刘姥姥就是其中一位,且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

刘姥姥是一位乡下贫苦的积年老寡妇,但她谙于世故,见多识广,见机行事。她只有一个女儿,嫁给了与王夫人的娘家连过宗的王家子孙,叫王狗儿。女儿出嫁后,她靠两亩薄田度日。女儿与女婿生了两个孩子,叫作青儿、板儿,因为姐弟无人照看,便将她接到家中,刘姥姥靠女婿过活,老来有了依靠,又能侍儿弄孙,于是便一心一意为女婿家操劳。

《红楼梦》有三条主线:一是宝黛钗爱情线,二是以贾府为代表的四大家族和整个封建社会的没落线,三是大观园盛衰线。除了这三条主线以外,还有很多人物副线,譬如甄士隐和贾雨村,癞头和尚和跛足道士,另外一条主要人物副线就是刘姥姥。

如果说《红楼梦》中的各个人物,各个故事情节是一颗颗光彩夺目的珍珠,那么刘姥姥就是时隐时现,串联起这些珍珠,而又熠熠生辉的金线。她的出现,使得小说情节更加精彩动人,摇曳生姿;人物更加血肉丰满,活灵活现。

写刘姥姥能反衬出贾府的由盛转衰,进一步揭示封建社会的腐朽与没落。

《红楼梦》中,刘姥姥三进荣国府:一进荣国府是请求救济(第6章),二进荣国府是报答恩典(第39前半章、第40、41章、42前章),三进荣国府搭救巧姐(第113前半章、第119后半章)。如果把刘姥姥三进荣国府描绘成一条曲线,能明显地看出贾府的衰落,从而揭示以贾府为代表的四大家族由盛转衰,进一步揭示封建社会的腐朽与没落。

这也可能是曹雪芹刻画刘姥姥这一人物形象的重要原因之一。

写刘姥姥能反衬出荣国府的阔大豪奢。

荣国府究竟有多阔大,有多豪华?生活在荣国府里的人们究竟生活有多奢侈?

《红楼梦》中有一些正面描写。如贾政带领众清客和宝玉,为一些园林院落题写匾额对联,他们游玩大半天,“才游了十之五六”。贾元春省亲,看到大观园内外光景,也叹道“太奢华过费了!”。

这些正面描写还不足以表现大观园的阔大豪奢,于是,曹雪芹又通过刘姥姥,这一乡村农妇的感受再次烘托。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带了板儿,“进城至宁荣街来,……然后蹲在角门前”“你从这边绕到后街门上找就是了”。可见,宁荣二府就是一条街,叫“宁荣街”,从“前角门”到“后街门”还要“绕”一大圈,足可见宁荣二府的阔大。

“荣府大门前石狮子旁,只见簇簇的轿马”“几个挺胸凸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门上,说东谈西的”,刘姥姥低声下气,“挨上前来问‘太爷们纳福’”,“群仆人“打量了他好一会,便问‘哪里来的?’,当得知刘姥姥的来意,众仆人听了,“都不睬他”。见了荣国府的仆人,刘姥姥都喊做“太爷”,众仆人与刘姥姥神态、语言对比描写,充分表现刘姥姥的卑贱,众仆人的傲气。由此,足可见荣国府仆人的傲慢,更反衬出侯门深似海,荣国府主人的高大上。

刘姥姥好不容易“绕”到“后街门”,看见“门上歇着些生意担子,也有买吃的,也有买玩耍的物件,闹吵吵三二十个孩子在那里厮闹”,刘姥姥拉住一个孩子打听周瑞家的,孩子说“那个周大娘?我们这里周大娘有三个,还有两位周奶奶,不知是哪个行当上的?”由此,足可见荣国府里仆人之多。

荣国府的前门是“簇簇的车马”,官员来往乱如麻。就是一个后门街面都如此繁华,做生意的如此多,足见荣国府的繁荣显赫。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贾母要在大观园里摆宴席,先是在缀锦阁上抬高几桌椅屏障等,李纨让刘姥姥上去看了一下,刘姥姥“巴不得一声,拉了板儿登梯上去,进里面,只见乌压压的,堆着些屏、桌、椅、大小花灯之类,虽不大认得,只见五彩炫耀,各有奇妙。念了几声佛,便下来了”。仅仅是大观园里的一个储物间,就让刘姥姥“念了佛”,大开了眼界。

接着到了沁芳亭,贾母问她“这园子好不好?”刘姥姥念佛说道:“我们乡下人,到了年下,都上城来买画儿贴,时常闲了,大家都说‘怎么得也到画上逛逛。’想着那个画儿也不过是假的,哪里有这个真地方?谁知我今儿进这园里一瞧,竟比那画儿还强十倍!”这些描写,反衬了大观园的美丽豪华。

大观园用餐,刘姥姥吃茄鲞时,怎么也不相信是茄子做的,凤姐细细给讲解了做法:“你把刚下来的茄子,把皮刨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肉脯子合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豆、腐干子、各色干果子,都切成丁儿,拿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爪子一拌,就是了。”难怪刘姥姥听了,“摇头吐舌说:‘我的佛祖,到得十来只鸡配他,怪道这个味儿!”

不用说吃饭时用的“老年四棱象牙镶金的筷子”,喝酒时用的“竹根套杯”,吃菜时有“一个一两银子”的鸽子蛋,酒后享用的各色蒸食、小面果子等;不用说连凤姐都把裱糊窗子绸纱的“软烟罗”认成“蝉翼纱”,连这裱糊窗子的绸纱都有“各样折枝花样的”、“流云蝙蝠花样的”、“百蝶穿花花样的”;不用说大观园里“箫管悠扬,笛声并发”惹得刘姥姥手舞足蹈;也不用说刘姥姥看到的“绿毛红嘴的鹦歌儿”,把“八哥”叫做“长出凤头会说话的黑老鸹子”。等等。但就是在依附贾府,居住在栊翠庵的妙玉处喝茶,都是十分的讲究,喝茶时用的“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和“成窑五彩小盖盅”,用的茶叶是“老君眉”,用的水是“旧年蠲的雨水”等。

通过刘姥姥的所见所闻,充分反衬荣国府里的吃喝玩乐,一切用度的讲究与奢华。

写刘姥姥能反衬出小说中各种人物的性格特征。

《红楼梦》中对刘姥姥这一乡野农妇的刻画描写,不仅是小说的发展草蛇灰线,伏延千里,情节摇曳生姿,反衬荣国府的阔大豪华,人们生活的奢侈靡费,更重要的是为了刻画其中的一些主要人物形象。通过刘姥姥与他们的交集,更能体现他们的人物个性特征。

女婿王狗儿的无能。王狗儿祖上曾做过小小的京官,与王夫人的父亲连过宗,但到了王狗儿这一代,吃喝惯了,家业萧条,秋尽冬来,日子越发拮据,王狗儿只会在家里喝闷酒,与妻子寻闲气,搞得鸡犬不宁,刘姥姥说他“没了钱就瞎生气,成了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刘姥姥替他想办法“这‘长安’城中,遍地是钱,只可惜没人去拿罢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后来在刘姥姥的斡旋下,得到了荣国府的救济,“挣了好几亩地,又打了一眼井,种些瓜果蔬菜……在我们村算是过得的了。”可见后来王狗儿已是一位菜农,已过上小康生活。一位农村老寡妇,她的见识、行为等不知要比五尺男儿的王狗儿强出多少倍。

王熙凤的权威与社交才能。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在周瑞家的带领下去见王熙凤,初见平儿,见她“遍身绫罗,插戴金银,花容月貌”,便要称“姑奶奶”。凤姐将来之前,“小丫头们一齐乱跑,说:‘奶奶下来了’”,“又见三两个妇人,都捧着大红漆捧盆,进这边来等候”,“半日雅雀不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通过丫鬟的行动,女仆的态度,众人鸦雀无声等描写,将凤姐的威严充分的表现出来。

在接待刘姥姥时,凤姐笑道:“亲戚们不大走动,……,知道的呢,说你们嫌弃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那起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有人似的。”后来在大观园了,拿姥姥逗乐,又把女儿的事情请托给姥姥。这足见凤姐的社交才能是何等出众。

林黛玉的尖酸刻薄。在大观园里,鸳鸯、凤姐等拿刘姥姥取乐,讨好贾母。刘姥姥喝过酒,吃过茄鲞、干果等美味佳肴,在藕香榭,听到曼妙的音乐,一时手舞足蹈起来,黛玉就笑着说“当日圣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惹得众姐妹都笑了。惜春要画大观园,黛玉又说“昨儿的‘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又说题跋就叫“携蝗大嚼图”等。评判一个人的文明素养是看他如何对待弱势群体。黛玉如此对待一位乡野农妇,足见她的尖酸刻薄。

宝玉的痴情。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信口开河给贾母讲故事,讲的是雪夜一位标志的小姑娘抽柴草的事,讲了一半,南院马棚起火了,故事不能讲了,但宝玉心中总是记挂着,散了场子,“背地里宝玉到底拉了刘姥姥,细问:‘那女孩是谁?’刘姥姥只得编了告诉他”,说是庄北沿儿地埂子上的一个小祠堂里供奉的叫做若玉的小姐。一般人不会当真的,但痴情公子宝玉不同,一方面要修盖庙,还要“再装塑了泥像”,每月给姥姥香火钱,末了,还详细询问地址、远近、方位、座向等。后来,还给焙茗几百钱,要他去寻找庙宇,祭拜若玉小姐。焙茗找了一天,竟然是一所破庙,里面供奉的是“青脸红发的瘟神爷”。这足见宝玉对女孩子的痴情。

妙玉的高洁及对下层人民的厌弃。在贾母的带领下,刘姥姥等一行来到栊翠庵,妙玉接待了大家喝茶。末了,道婆将用过的茶具收回来,妙玉急忙命令道“‘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吧。’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他嫌腌臜,不要了。”喝茶结束,宝玉赔笑向妙玉说那么好的茶杯扔了可惜,不如给那贫婆子,妙玉听了,想了一想,说“幸而那杯子是我没有吃过的,若是我吃过的,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那种成窑茶具,在宝玉的眼里也是宝贝,“他买了也可以度日”,搁到今天,那更是价值不菲,但是在妙玉的眼里,只要是诸如刘姥姥一类的人用了的,即使再好,也是腌臜不堪,就是砸碎了也不能留给她。这可见妙玉的高洁,以及对下层人民的鄙视。

平儿、鸳鸯的怜贫恤老。刘姥姥二进大观园,美美玩耍了几天,将要回去,荣国府里给了她一百多两银子,给了许多绸缎、干果、果子、粳米等。平儿也给了刘姥姥两件袄儿、两条裙子,还有四块包头,一包绒线。平儿将东西一一整理好,并吩咐姥姥“你只管睡去,我替你收拾妥当了,就放在这里,明儿一早打发小厮们雇辆车装上,不用你费一点心。”

在贾母大观园大摆宴席时,为了讨得贾母的欢心,鸳鸯和凤姐合伙捉弄刘姥姥,事后二人连忙给姥姥道了歉,陪了不是。在姥姥离开荣国府时,鸳鸯也给了刘姥姥几件衣服,并安排一个老婆子,叫二门两个小厮帮姥姥搬了东西,直送上车去。

平儿和鸳鸯都是荣国府里的下人,她们并不富有,但都能对刘姥姥出手相助。鸳鸯在最后给姥姥东西时还不忘开个玩笑,“掏出两个‘笔锭如意’的锞子来与他瞧,又笑道:‘荷包拿去,这个留下给我吧。’”相比鸳鸯,平儿更怜贫恤老。

刑大舅、王仁、贾环、贾芸、贾蔷等狼舅奸兄的歹毒心肠。王熙凤死去,贾琏因为接到贾赦的书信,前去探监,宝玉、贾兰前去科考,家中唯有贾环为大,于是,他乘机与刑大舅、王仁、贾芸、贾蔷等一干狼舅奸兄准备把贾巧姐卖给藩王做使女(又一说是卖给妓院),在危急时刻,刘姥姥来到荣国府,把巧姐扮成青儿带出贾府。一位受过凤姐一点恩惠的老妇人,在危急关头出手相救了巧姐。正如贾巧姐的判词《留余庆》所写的那样“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狼舅奸兄!”

刘姥姥出场,几乎串联了《红楼梦》中的所有主要人物,通过她又很好的反衬了这些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而且,这仅仅是其中作用之一。这就是《红楼梦》的高妙之处,更是文学巨匠曹雪芹的过人之处。

作者:李昌宝,鱼羊秘史签约作者。

特此声明:本文由「鱼羊秘史」制作出品,未经授权,不得匿名转载。文中图片来源网络,为影视剧作品《红楼梦》剧照,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出生十天患上败血症,你是怎么给宝宝护理肚脐的?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