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表白新闻网 >旅游> 舟山,以山为舟|傅菲

舟山,以山为舟|傅菲

来源:表白新闻网 2019-11-06 12:56:23

舟山是海洋世界的一个巨大隐喻:以船为山或以山为船。海平面显示出晨光,漆黑的夜晚像墨水一样完全退去,小岛是一艘停泊在东海的带着树叶的渔船,而山峰则是一张悬帆。

在纪海的四月,我第二次踏上舟山。当eu6674像海鸥一样飞过舟山群岛时,我透过舷窗看到了无边无际的黄海,太阳下的白云,像海上的泡沫。这个岛就像一只刚从海里浮出来的巨龟:它的蓝色背部微微隆起,坚定的身体被海浪冲刷。在飘过的云层下,这座岛更像一艘正在休息的渔船,等待着迎面而来,再次与海浪搏斗。在鸟瞰图中,这个岛看起来更加生动,静态物体的寂静和尊严,动态物体的雄伟和动荡。在四月雨后晴朗的天空下,舟山群岛就像一幅版画:黄色颜料在画板上涌动,形成皱巴巴的脸线,蓝色釉结在菠萝形的地面上,呼啦云是汽笛发出的白色蒸汽,码头上的渔船是一群栖息在码头上的海鸟——

我第一次来舟山是在1898年8月下旬。我从上饶乘高速列车到杭州东站,然后乘长途汽车到舟山,到达朱家尖岛镇。已经是晚上了。第一天我进入岛屿,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岛屿的自然风光,而是桥梁。我完全不知道这些岛屿的地名。我只知道岛屿之间建了高架桥。这座桥就像彩虹从岬角上飘扬,就像一条天然护城河。桥是世界上最动人的风景。这座桥不仅容易接近,而且是开放和连接的。这是一只伸出的手,一个像地球一样广阔的拥抱,是我的世界对他的世界的接受。这座桥是仪式中谦卑的欢迎词,也是合唱的前奏。

我的朋友李从定海站带我去朱家尖岛镇。当我离开这座城市时,朱家尖岛大桥像月亮一样展开翅膀。白色的栏杆像细栅栏。桥门高高悬挂着。金色的阳光洒在桥上,这被斗篷上深蓝色的群山所反射。我对我的朋友李说:我从未见过这么多的桥,也从未见过这么壮观的桥。我的朋友李一年前是移民。像我一样,他在内陆住了40多年。李说:舟山跨海大桥令人震惊。这可以被称为人类的奇迹。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去散步。

舟山有许多著名景点,如普陀山,如小峰岭海战中的古炮台遗址,如定海下沙三毛故居,如岱山东沙古镇。但是我没有去。第二天,我去了老码头,玉仁洲码头。我的朋友李问我:你觉得参观旧码头怎么样?我说:老码头有一个奇异的岛屿生活景观。

汽车在山脊和泥滩之间盘旋,穿过村庄,到达玉仁洲码头。码头不大。沿着海岸大约一英里处的公路上有100多座灰色墙壁的小房子。房子覆盖着红色或黑色的琉璃瓦。街道很宽,但是空气中有很浓的鱼腥味。我喜欢这种味道,有强烈的海风和水中盐的鱼腥味。一艘大渔船被一根粗铁绳拴在混凝土码头上,占据了码头的三分之一。另一艘大渔船可能已经报废,停在房子旁边的水域,并被改装成一家餐馆。小渔船被紧紧地锁在岸边。海水溢出来了,小渔船左右摇晃,发出清脆的声音。在街上的住宅门口,有一个用木板搭成的小隔间。各种鱼虾干品都堆在竹板上。老人或女人站在看台上,喝茶或打瞌睡。他们也不叫卖,偶尔看着陌生的客人微笑。内脏被切断的鱼,两边各一条,用麻绳系着,挂在岸边的竹竿上。鱼是褐色的,骨头是白色的,脂肪是闪亮的。一根棍子和一根棍子浸在鱼里,让我确认一下:所有的东西都是人类拥有和使用的,甚至深海鱼类也不能幸免。

除了柔和的海风,码头很安静。渔民从这里出发,从这里着陆。码头上挤满了船只、海浪、离别和相遇。码头是世界上最沧桑的地方。在码头上,我最多看到几样东西:像脚镣一样的铁链、粗麻绳、又粗又短的混凝土桩、各种风格的渔网、涂有绿色或红色油漆的铁管和肥胖的鱼篓。没有多少游客站在游轮停泊的栈道上,等待游轮出海。一张60元的票。游客大多是年轻人,大多是恋人,相互拥抱、亲密和依赖。

下午,我又去了五四塘的漳州湾。旅程比我预期的要远。山路上的沥青公路,溜来溜去,溜得我有点迷糊。山上没有树、灌木和茅草。在深深的沮丧中,一个朋友停下车说:漳州湾在这里。我站在一个木头招牌下,看着萧条。除了几栋房子的顶部,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对我的朋友说:这是一个古老的渔村吗?只有几栋房子,不像一个村庄。我的朋友斜眼看了我一眼,说:“我的心脏太匆忙了。如果你下去看看,你就会知道。”我再次环顾四周,但除了一条水泥路,我没有看到进入村庄的路。我的朋友看到我愚蠢的样子,说:“你的脚就是路。”我有点突然。原来,在木制招牌下,花园里有一个被栅栏围着的缺口。缺口就是交叉点。这条路是台阶下的一条石头路,被草掩埋着。

沿着石阶往下20多米,一个完整的村庄出现在我们面前。两山之间的洼地实际上是一个狭长的山谷,它更深,隐藏着村庄。一条小溪又弱又低,溪水的声音很柔和。这条小溪把村子分成两边,房子建在山上。大多数房子是石头房子。石头是黑色和蓝色的石灰石,用砂浆建造。房子很简单,但都有庭院或菜园。许多花被种植在路边的墙上,房子前面的院子里,小溪边的空地上,大部分是凤仙花,玫瑰和芙蓉。八月是开花季节。布满墙壁的凤仙花非常吸引人。在一栋空无一人的两层楼前,我看到了“浙江作家协会创作基地”的牌匾,停了下来。门锁上了。我感觉到黑暗的铁锁。院子里有一棵大树。我不记得这棵树是玉兰树还是柚木树。如果我记不起来了又有什么关系呢?它们都是开花的树和阔叶树。他们的花是白色的,他们的香味也同样迷人。小溪边的榕树弯曲而长,它的圆桶形树冠覆盖了菜园的一半。倾斜的墙壁上有一棵深绿色的薜荔。薜荔被十多米长的墙覆盖着,挂着桃形的绿色水果。

在村子里转了一个多小时后,我看见了四个陌生人。两名男游客和一名女游客,以及一名穿着绿色裙子的女孩。女孩的声音很大,笑声爽朗,她带着游客去了半山的小屋。

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人居住和外人的村庄。在一栋多年无人居住的房子前面,我看着发黑的木门,茫然地凝视着。这是时间的铜镜。我喜欢在时间的铜镜前发呆。这时,我听到了咚咚的敲门声。我急忙去寻找声音。

三个六十多岁的男人正在建造铁船。一个是锯木板的木匠。其中一个是铁匠,光着上身,穿着肥大的裤裆短裤,嘴里叼着一支香烟,用锤子敲击铁片并敲鼓。一个是穿着旧汗衫的搬运工。他的手臂像木棍一样强壮。他从三轮车上卸下铁片和管子。峡谷里的敲门声听起来很响。我和我的朋友们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工作。十米之外,是一片黑色的沙滩,而更远的地方,是逐渐开阔而广阔无边的大海。三个老人正在造船,这让我很惊讶。至于距离,它已经在他们的血液中找到了源头,并且一直在流动和增长。

我终于看见房间里有人了。一对中年夫妇在大厅里扇风喝茶,吃南瓜子。我进去要水。这对夫妇非常友好。他们把桌子搬到院子里,泡了一大杯茶。南瓜籽堆积在盘子里。这位女士用夹杂着当地口音的普通话说,“听你的口音,不是浙江人。”我说,是江西上饶人。那个女人看着我的朋友说,“江西是个好地方。我还没去过那里。”她把瓜子盘推向我,说:“我从来没去过杭州或宁波。我从未离开过这个岛或大海。”她的爱人微笑着看着她说:这两个孩子在城里买了一栋房子,很少回家。我们也很少去城市。最好去漳州湾。看,流淌下来的山泉水又白又干净。我怎么能不喝呢?我看着我的朋友李说,“上半年住在这里真好。新鲜海鲜餐和海风真的很舒服。”李朋友说:海风咆哮起来很可怕,但它不像现在这样温和,但上半年住在这里是一个仙女。

这次我来舟山,表哥甄刚来接我。我表哥大学毕业后来到舟山群岛,扎根了20年。现在是初夏,但是舟山的气候还是有点像仲春。晚上,樱花盛开着美丽的花朵,即将落下。如我所愿,我向在郭玮古炮台遗址死去的祖先致敬,并参观了下沙三毛祖籍。年轻时,她彻底研究了三毛的作品。她的生活短暂、浪漫、自由。她是大海的女儿。大海是浪漫自由的象征。

在舟山呆了五天后,我回到了这个城市,乘坐了同样的航班——欧盟6674。飞机在舟山群岛上空盘旋。我靠在舷窗上,眼睛不看岛屿和大海。在陆路交通不发达的时代,舟山人以船为山,住在船上,出海,随波逐流,抗击飓风,不提生死。船是他们的生命和肉体。这艘船像山一样重,隐藏着家庭的产品和年收入。世代在变。舟山人以山为舟,每个岛屿都是走向海洋文明的巨轮。

以山为舟,多么有气势的地方,吞噬了几千英里。

作者:宓妃编辑:吴东坤

吉林快三


美醉了!南宁大片格桑花已经开好了,千万不要再错过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